我好困

【我也,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啊。】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能干(bingjiao)的女人。

      红线对面的是……?

   有占机暗示!我好想扩这对同好啊啊啊啊

【佣医/40day】MEET


佣医头顶青天:

【DAY24】


我好困:



       注意:


       1.这是佣医安利计划的文。cp佣医,不要ky。


       2.我写文好垃圾,希望不要嫌弃。


       3.我是第24天的鸽子,拖大家后腿了对不起15551


           


       以上。


       用眼前所见之物,换近身之处。 


  


       “他”出现在丽迪亚.琼斯八岁的时候。就在那满是了欧式且充满上等人气息的别墅里,她和他【相遇】了


   


       一切都是那么地突然,如那一谭清泉被突如其来却又毫无恶意的石子儿搅了清静似的,“他”闯入了她的生活。     


       女孩的哭声是“奈布.萨贝达”终身的噩梦。


       碩大的别墅中响起了一声声抽泣,穿着华丽、甚至可以说是奢侈的红酒发色的女孩瘫坐在撒满树叶的红木制地板上。阳光点点就好似不经意间,坠在她的衣领、发捎上。一切都是那么地惬意,那么地令人心情舒畅。    


       除了无助哭泣的女孩


  


       女孩红润润的眼眶中装不住的泪水滑过颊边,掉落在裙摆上头,任由风儿的吹干,再被缕缕娄阳携去。


    


       风儿从她的身边吹过,就好似带走了她的忧郁,却又无法令她止住哭泣。 


    


       “……你在哭吗?”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终于结束了她漫长的哭泣,就像神明所安排的一样,她尽管停止了自己的哭泣,但此时僵在她脸上的却只有惊讶与恐惧。


    


       “看来你也听不到我说话” 


      


       女孩愣了愣,然后下意识的拍了拍自己粉嫩的脸颊。在得到疼痛感后她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我、我听得见!”


     


       她先是一惊后又急忙回应到。但她“眼前”却看不见的对方也好像不相信她,甚至还“啧”了一声,但这在年幼的她眼里,却不知是表达能听见有人回答他的快乐还是对她的不屑……


     


       这或许就是鬼之类的…吧,年幼的她暗自在心里想到。因为这个声音的源头什么也没有,就像是一片清潭,谁也不知道湖的对岸会是什么景色。


   


       “您、您是谁?”她小心地问道。


    


       “我?我叫……奈布,奈布.萨贝达。应该算是鬼吧。”她听到奈布冷笑了一声,好似在讽刺些什么似的,但从他语气中却只听得到满不在乎,而他也再不说话。


    


       良久——


          


       “我、我叫莉迪亚.琼斯——为什么我看不见您?”她鼓起勇气,决定再次发话。


          


       “我说了吧,因为我是【鬼】” 


   
      “那…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话简直就是白问,莉迪亚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问出如此愚蠢的问题。


       莉迪亚涨红了脸,毕竟对她这个孩子而言,这里就是类似于秘密基地的地方,并非外人能随意闯入之地——更别说是一只鬼。


       


       “敬语就免了,倒不如说,像你这样的小孩子为什么会在这么荒的地方?还有这别墅也是,怎么想都很奇怪。”奈布嘟囔着。


    


       “我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我家啊,虽然我搬家了,而且我希望长大能当医生,但是我父亲母亲不让我当医生,他们说那是粗职…”她一开始的理直气壮说着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又化为二人间的沉寂。


   


       “医生啊…是一份很好的职业,它能带给人们希望”奈布一说起医生,语气也温和了下来,就像在回忆些什么很长远的事情一样。


   


       “您…你也崇拜医生吗”一说起医生,莉迪亚便两眼发光,里面带着对医生的敬仰与终于能与奈布达成一致话题的兴奋。


       “也不能说是崇拜吧,我有个朋友就是医生。不得不说,她医术真的很不错,人品也还好。就连我也不禁地开始向往她了”他的语气里含着丝丝笑意,但莉迪亚没听出来,她也不可能听得出来那是什么意思——毕竟她还只是个孩子。


       莉迪亚轻巧地从袖中抽出一张绣着红鞋子的手帕,并用它在自己的脸上拭了那一行又一行几乎是半干的泪水,而未拭去的干了的泪则在她小巧而又精致的脸上留下了自己的吻痕。


       正如上述,她毕竟还是个孩子,所以也并没有的奈布的话产生多大怀疑,顶多也是想着父母原先否定这世上没有妖怪的事做个证明——毕竟孩子的心思总是单纯的。


       她见没什么能再和奈布说的话了,便打算从那尚未撤底拆除的地板上起来。但不料腿麻的厉害,再加上她是贵族出身,体质也不见得比普通人好到哪里去,所以没走几下便又摔了个“狗啃泥”而这一摔让奈布对这个贵族小姐的不放心加重了不少,他又不禁地怀疑像她这样的上等人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而他也不信莉迪亚那实在牵强的理由。再者,一个孩子是怎么来到这荒地的,果然还是让人放不下心来。


  


       虽然奈布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无论是以前的他,还是【在那之后】的他都还是不喜多事,但如今他却无理由地认为他应该关心这个奇怪的小鬼,或许,自己还能在她周身找到关于“她”的线索。


       他自欺其人地想到。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要想在这个时代找到“她”简直是天方夜谭,但目前的他也的确没有什么线索,倒不如像“她”说的【今后,也当个好人吧】。


   


       凝固的空气伴着逐渐灰暗的天空一并抑郁了下来。


   


       “呼,没摔伤吧?”他先松了口气,决定先不想那么多,总之先看一步做一步来吧。


  


       “嗯…就是腿麻了,不是什么大碍。”虽然莉迪亚露出了略显吃痛的表情,但她嘴上却说着没关系,实在让人没法对她那不愿让他人担心自己的坚强而插手。她自己也慢慢地站起来了,虽然走得歪歪扭扭跌跌撞撞的,但还是能走了。


               


       “那就好,那你是要回家了吗?”奈布假装很平常地问到,因为一般人是看不到他也听不见他声音的,所以他也很少废话,更别提自言自语了。要知道,按时间算的话,他已经几年没怎么说过话了啊。


                             
       “嗯”女孩柔软的声音已经几年没听过了呢?虽然他也数不清了。但总感觉隔了很久很久,却又如昨日一般,历历在目,却又无法完整回忆起来。




       雨, 真是让人不爽快的东西。            


                                                       


        忧郁的天空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暗自抽泣了起来。


    


       连奈布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一路上跟着莉迪亚回到了她家。如他所猜想,莉迪亚确实是一个商人家的女儿,可以说是备受宠爱了。这一路上他们也聊了很多,奈布也知道了她多大啊之类的一眼便看得出来的事。


  


       就这样,莉迪亚的生活里多了奈布。


       她没怎么问奈布为什么要跟着她,可能是因为她也没怎么在意这件事吧,毕竟小孩子很少在意些有的没的。但奈布却没有像她那样心安理得的过日子,身为佣兵的直觉告诉他,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得尽快找到“那个人”。


       莉迪亚毕竟是富人家的孩子,接受着较高等的私人教师的教育 行为自然也比同龄人要较成熟些。奈布总是看着她那有些强装的成熟


     


       不禁想到了“她”。


       奈布从未向莉迪亚隐瞒关于“她”的事情


       每每奈布提起她的时候,语气里都是股不知从何而来的笑意,平时的警戒心也在不经意间放了下来,偶尔甚至还会和莉迪亚开些没有恶意的玩笑,但莉迪亚很喜欢这时候的他。无论是跟莉迪亚提起“她”的笨手笨脚,抑或“她”身上闪耀着光之类的话,莉迪亚都会格外仔细地听进去。


       奈布嘴里的“她”虽然并不完美,但也是这份不完美,令“她”非常讨人喜欢。莉迪亚还知道了她叫艾米丽.黛儿,甚至还从奈布嘴里打听到了艾米丽是医生这种对莉迪亚而言的新鲜事。


       但奈布每每提到艾米丽,她却又感觉心有些揪痛。是为什么呢?她也不知道,她也不可能知道。这名为【爱】的感情,她怎么会知道呢?但她知道,奈布是喜欢艾米丽的,这就足够了,只要她还愿意听奈布跟自己说关于艾米丽的事情,他就会留在自己身边,这就足够了。


       小小的莉迪亚是这么想的。


       转眼间,莉迪亚已经过了普通学生上学的适龄期了,她的父母商量后决定将她送去格尔尼卡周围的一所贵族学校学习。莉迪亚本人没什么主见,便听了她父母的话 乖乖地去了那耗费昂贵的所谓的“贵族学校”。奈布并不赞成这件事,但没办法,他在这件事上没有任何发言权,最多只能劝说莉迪亚仔细想想。毕竟他不能过于干涉与他无关的事,这是他和“它”约好的,


    


       唯一的条件。


             


       很快,便到了要入学的日子,莉迪亚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小巧而又轻快的丽塔裙,最近伦敦很流行的  盘起的棕发上格外别了只蝴蝶结,这是莉迪亚最喜欢的蝴蝶结 奈布教她把不用了的废布料修剪制成的,为此她可没少让奈布伤脑筋。


   


       但,就连这蝴蝶结也是艾米丽教他做的。


       不得不说,自己还是跟艾米丽有不少差距的。莉迪亚有些自负地想到。但这并不影响她戴着这蝴蝶结去找奈布炫耀的好心情。奈布为此只是类似敷衍地夸了俩句 因为他知道,莉迪亚即使穿成这样也无法与同学和得来的。


       理由很简单,莉迪亚家世本不是富人家,但她父亲是位了不起的商业奇才,不过遗传基因是不会骗人的,莉迪亚的发色并不同于那些真正的贵族,他们的发色大多是耀眼的金色或是吸人眼球的火红。但莉迪亚的发色并不同于他们那般高贵,而是不起眼的酒红。为此,她总揪着自己的头发,对镜中的自己挤眉弄眼。而这一切都被在一旁不吱声的奈布收入眼中。他也已经可以遇测,莉迪亚进了那贵族学校之后该活的有多累了。


      


       可惜,他无权摆布她的人生。


       如他所料,莉迪亚进了那所谓的“贵族”学校后, 日子很是不好过。同学们逮着时间便嘲讽她那头酒红色的姳发。她甚至动了想剪了这碍眼的头发的念想,但每每都被奈布劝了下来。


       莉迪亚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也确实没做错什么。但奈布知道,这都是他的错,他有些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阻止莉迪亚来这破地方,每天都看着莉迪亚笑中带苦的笑脸 ,他就一阵不爽。


       这让他想到了艾米丽。


       艾米丽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笑着的 也正是份温柔,照耀着在荒地中原本绝望的人 并给予了他们本不配拥有的希望。


       就像天使一样。年轻的奈布深深地想到。


       但,战争总是会使人变化的。渐渐的,艾米丽的笑容开始变得苦涩,她甚至很少再笑了。


       直到【那天】


       “奈布,你在吗?”


      


       莉迪亚的呼喊将奈布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揉揉自己略酸的眼眶,想着莉迪亚反正也看不到自己,倒不如再睡一会……


       “奈布,我知道你在的”


   


       莉迪亚如大海般的双瞳在黑暗中闪着微光,她微笑地看向奈布坐的地方,仍是面带微笑。这微笑,看地他心中略有点发毛。


       不愧是我带大的家伙,直觉和我年轻的时候有得一拼。奈布暗想道,但他也知道,尽管自己现在外貌(别人看不到,但他自己看得到)与声音都是自己年轻时的,但他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真实年龄。


       “找我有事?”他故作轻松地回答道,但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里还带有颤意。


   


       “是这样的…奈布你以前当过雇佣兵?”


       “噢,你要知道这个做什么”他心里一惊,却没有将那份慌张表露出来。


       “没什么,只是——为未来作准备”


        “未来?”


        “只是我的自言自语罢了,你继续睡吧,虚幻体也会困的不是吗?”她迎着黑昼,一抿。没有再跟他说什么了。


                  


       奈布不知道的是,决心已在少女的心中埋下种子。


       至少,有他在的这段时间,莉迪亚的童年过的可不顺利。但现在不是了,要知道,现在她已经16岁了。若不是她各项科目较超过他人,不然谁知道她现在还会如何呢?她不敢想象。


       但值得奈布松口气的是,他没有改变她的未来。


              


       至少现在没有。


                  


       伴随着初雪,脆弱的生命也将伴着寒风逝去。


       莉迪亚的母亲本就体弱多病,加上今年的大雪,她究是没能挺过去。


       雪花儿轻轻坠在少女发稍上,欲渐凋融。她流下的泪水吧嗒吧嗒地滴在母亲冰冷的遗体上,她的周围满是亲朋好友,大家多是安慰这位没了母亲的可怜还是,但大家没有发现的是——


       她的父亲没有来参加这场葬礼。


       她开始意识到父亲的不存在,并开始号召所有人都去寻找他。而那始终站在她身旁的透明人不自在地皱了皱眉。但他始终没有说什么。


       很快,她的父亲就被找到了。


       他悬在一棵老树上,积雪覆在他身上,一层又一层 。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早已没了气息。


       这次,她没有哭出来。


       这便是他没插手此事的结果。


   


       她面无表情地结束了这一切,将父母一并安葬下土,送走了想接走她的亲戚,独自接手那笔不小的遗产。


       但他知道,她不是真心想这样。


                     
  
       但她不知道。


       她是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更希望这场梦能快快结束。这样她又能看见母亲那温暖的笑脸,父亲的关怀,还有【他】的夸耀。


       可惜,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她回到家后,将自己的房门轻轻待上,放肆地哭了出来。无论是这几年的压力,还是父母亲的离去,都在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分了出去,眼泪掉了一串又一串,即使眼睛已经又红又肿,她也还是哭着。


       因为她除了哭,别无他法。


       奈布站在一旁,想安慰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仅有的几句善言,也立即被高昂悲愤的哭喊声盖了过去。他只好在一旁看着她,看着她哭,看着她喊,她却无法帮助她。


  


       少女,已成长成人。


       


       严寒之后的万物复苏,比想象的来的要早。


       新一届的招兵旗号热烈地打响了自己的招牌,是个人都知道,政府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比如————燃烧战争之火。


       望着幕府的人们为了这茬事忙来忙去,奈布不禁啧了又啧。他不屑政府的政治阴谋,毕竟现在的英国连个具体的首相都还未确定,更别谈战争,政府搞这一套俩套的无非就是拿人命当棋子玩,要是原来的他换成现在的他,他可不愿为了那几个烂铜板参加这个送命的玩意。但他毕竟在那里遇见了她,他(自认为)命中注定的爱人。


           


       You are so easy to find


       (你可真好找)


             


               


       “奈布,我参了兵”眼下,莉迪亚小姐已经出落成漂亮的女人了,她的举止,言行都溢着上等人特有的气息,她就像一朵兰花,独自迎放在凛凛寒风中,独自摇摆,并享受其中。


       就像她这样的娇娇小姐怎么参得了兵!?


                         


                


       “不可能”果然,被他一口否决。


              


       “奈布,听着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她争辩道


       “嘿,想想你现在的黄金年龄跑去当兵,出来了之后可怎么办?”他噗笑道。


       “我自己有打算!而且你不也在我身边  么?”她甚至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这番话有多么引人发笑。


       “噢,那要是你去参了兵我就离开你的话,你还去吗?”他略带威胁道。


       “哈?我可不敢想象”她正色道。


       “那你乘着现在好好想一下吧,你那不切实际的梦和我,哪个重要?”


       “我是不会放弃的……这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她咬了咬嘴唇,因为贫血而有些苍白的唇硬是被她咬出了润色。


       他没有再给予她回复。


       她如愿参了兵,用真名是没办法办手续的,毕竟她好歹也算是个贵族,但单看外貌不看名字的话,她相信是不会有人随意怀疑她的。


       她叫自己“艾米丽.黛尔”


                   


       她被所有人成为战场天使


   


       但她知道


       自己不是个出色的医生


       从她决心成为战地医生之后,他(he)的声音,再也没有听过了,或许,说到底,这只是她的胡思乱想,她深深地祈祷着。


                   
       阳光洒在她的发稍上,军营暂时休息一阵子,她便负责几位患者来缓解军队的整体负担。她微笑着坐在草地上,看着一本很老旧,卷面甚至有些发黄的书籍。


                           


       但她不知道
      
       就在不远处的伤者休息室,一位绿瞳的栗发少年,正盯着她。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少年的脸上久违地 出现了微笑。


       Meet。


       【end】


【置顶⭐】自我介绍☆

          你好❤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彩茫。

    可以叫我彩彩嘿❤mua~

  是一个🐦但还是希望可以关注一下下我⁽⁽ଘ( ˊᵕˋ )ଓ⁾⁾

  不经夸,夸了要翘尾巴呀。

        是嗝bg战士!

  是文,画双修,最近在玩slime❤

  立志成为唱见(´▽`ʃƪ)

          混坑:

 

       凹凸:安艾/瑞金  

                较雷:双安

      D5:佣医/占机/摄香。

               天雷佣空注意!!!

                佣空滚滚滚!!

      佣空不要关注我也不要推我博客里的一切内容,否则拉黑处理谢谢。

        魔禁:通行禁止only呀。

       非人:钟琰/鹏白/雷氏骨科⭐

            较雷:钟魍

         我jio钟雷友情来着☆

        恶狼:洸律/宗椿/伦雪呀。

        弹丸:王梦/苗雾/最赤

        Rwby:rw本命!!!她们非常好!

      
        喜欢的唱见:eve,有机酸,娜娜宅。

   

        喜欢的p主:气球,eve,有机酸,jionny,奶油,deco呀。

           喜欢的声优:日高里菜,小n,可可味!

      欢迎来扩列呀♬ 门牌号:3107203853

         B站id:彩茫肝不动

         D5id:彩茫热爱码文/彩茫2。

         非人id:彩茫

         王者id:语法养成方法

       

      应该是比较好相处的类型吧,是关系好了会画人设还会天天骚扰别人的类型www只要你不吃佣空的话大胆扩吧!!!非常欢迎来找我玩!!!

     

      P图会一些,擅长玩单机恐怖游戏☆

     Josmonika~

   

     本子偶尔会画,但因为人体问题很少有传出来的就是惹www

        就酱,欢迎眼熟或找我玩!

       

【佣医/24day】MEET

       【day24】

       用眼前所见之物,换近身之处。 

  

       “他”出现在丽迪亚.琼斯八岁的时候。就在那满是了欧式且充满上等人气息的别墅里,她和他【相遇】了

   

       一切都是那么地突然,如那一谭清泉被突如其来却又毫无恶意的石子儿搅了清静似的,“他”闯入了她的生活。     

       女孩的哭声是“奈布.萨贝达”终身的噩梦。

       碩大的别墅中响起了一声声抽泣,穿着华丽、甚至可以说是奢侈的红酒发色的女孩瘫坐在撒满树叶的红木制地板上。阳光点点就好似不经意间,坠在她的衣领、发捎上。一切都是那么地惬意,那么地令人心情舒畅。    

       除了无助哭泣的女孩

  

       女孩红润润的眼眶中装不住的泪水滑过颊边,掉落在裙摆上头,任由风儿的吹干,再被缕缕娄阳携去。

    

       风儿从她的身边吹过,就好似带走了她的忧郁,却又无法令她止住哭泣。 

    

       “……你在哭吗?”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终于结束了她漫长的哭泣,就像神明所安排的一样,她尽管停止了自己的哭泣,但此时僵在她脸上的却只有惊讶与恐惧。

    

       “看来你也听不到我说话” 

  女孩愣了愣,然后下意识的拍了拍自己粉嫩的脸颊。在得到疼痛感后她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我、我听得见!”

     

       她先是一惊后又急忙回应到。但她“眼前”却看不见的对方也好像不相信她,甚至还“啧”了一声,但这在年幼的她眼里,却不知是表达能听见有人回答他的快乐还是对她的不屑……

     

       这或许就是鬼之类的…吧,年幼的她暗自在心里想到。因为这个声音的源头什么也没有,就像是一片清潭,谁也不知道湖的对岸会是什么景色。

   

       “您、您是谁?”她小心地问道。

    

       “我?我叫……奈布,奈布.萨贝达。应该算是鬼吧。”她听到奈布冷笑了一声,好似在讽刺些什么似的,但从他语气中却只听得到满不在乎,而他也再不说话。

    

       良久——

          

       “我、我叫莉迪亚.琼斯——为什么我看不见您?”她鼓起勇气,决定再次发话。

          

       “我说了吧,因为我是【鬼】” 

   
      “那…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话简直就是白问,莉迪亚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问出如此愚蠢的问题。

       莉迪亚涨红了脸,毕竟对她这个孩子而言,这里就是类似于秘密基地的地方,并非外人能随意闯入之地——更别说是一只鬼。

       

       “敬语就免了,倒不如说,像你这样的小孩子为什么会在这么荒的地方?还有这别墅也是,怎么想都很奇怪。”奈布嘟囔着。

    

       “我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我家啊,虽然我搬家了,而且我希望长大能当医生,但是我父亲母亲不让我当医生,他们说那是粗职…”她一开始的理直气壮说着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又化为二人间的沉寂。

   

       “医生啊…是一份很好的职业,它能带给人们希望”奈布一说起医生,语气也温和了下来,就像在回忆些什么很长远的事情一样。

   

       “您…你也崇拜医生吗”一说起医生,莉迪亚便两眼发光,里面带着对医生的敬仰与终于能与奈布达成一致话题的兴奋。

       “也不能说是崇拜吧,我有个朋友就是医生。不得不说,她医术真的很不错,人品也还好。就连我也不禁地开始向往她了”他的语气里含着丝丝笑意,但莉迪亚没听出来,她也不可能听得出来那是什么意思——毕竟她还只是个孩子。

       莉迪亚轻巧地从袖中抽出一张绣着红鞋子的手帕,并用它在自己的脸上拭了那一行又一行几乎是半干的泪水,而未拭去的干了的泪则在她小巧而又精致的脸上留下了自己的吻痕。

       正如上述,她毕竟还是个孩子,所以也并没有的奈布的话产生多大怀疑,顶多也是想着父母原先否定这世上没有妖怪的事做个证明——毕竟孩子的心思总是单纯的。

       她见没什么能再和奈布说的话了,便打算从那尚未撤底拆除的地板上起来。但不料腿麻的厉害,再加上她是贵族出身,体质也不见得比普通人好到哪里去,所以没走几下便又摔了个“狗啃泥”而这一摔让奈布对这个贵族小姐的不放心加重了不少,他又不禁地怀疑像她这样的上等人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而他也不信莉迪亚那实在牵强的理由。再者,一个孩子是怎么来到这荒地的,果然还是让人放不下心来。

  

       虽然奈布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无论是以前的他,还是【在那之后】的他都还是不喜多事,但如今他却无理由地认为他应该关心这个奇怪的小鬼,或许,自己还能在她周身找到关于“她”的线索。

       他自欺其人地想到。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要想在这个时代找到“她”简直是天方夜谭,但目前的他也的确没有什么线索,倒不如像“她”说的【今后,也当个好人吧】。

   

       凝固的空气伴着逐渐灰暗的天空一并抑郁了下来。

   

       “呼,没摔伤吧?”他先松了口气,决定先不想那么多,总之先看一步做一步来吧。

  

       “嗯…就是腿麻了,不是什么大碍。”虽然莉迪亚露出了略显吃痛的表情,但她嘴上却说着没关系,实在让人没法对她那不愿让他人担心自己的坚强而插手。她自己也慢慢地站起来了,虽然走得歪歪扭扭跌跌撞撞的,但还是能走了。

               

       “那就好,那你是要回家了吗?”奈布假装很平常地问到,因为一般人是看不到他也听不见他声音的,所以他也很少废话,更别提自言自语了。要知道,按时间算的话,他已经几年没怎么说过话了啊。

                             
       “嗯”女孩柔软的声音已经几年没听过了呢?虽然他也数不清了。但总感觉隔了很久很久,却又如昨日一般,历历在目,却又无法完整回忆起来。

 

       雨, 真是让人不爽快的东西。            

                                                       

        忧郁的天空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暗自抽泣了起来。

    

       连奈布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一路上跟着莉迪亚回到了她家。如他所猜想,莉迪亚确实是一个商人家的女儿,可以说是备受宠爱了。这一路上他们也聊了很多,奈布也知道了她多大啊之类的一眼便看得出来的事。

  

       就这样,莉迪亚的生活里多了奈布。

       她没怎么问奈布为什么要跟着她,可能是因为她也没怎么在意这件事吧,毕竟小孩子很少在意些有的没的。但奈布却没有像她那样心安理得的过日子,身为佣兵的直觉告诉他,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得尽快找到“那个人”。

       莉迪亚毕竟是富人家的孩子,接受着较高等的私人教师的教育 行为自然也比同龄人要较成熟些。奈布总是看着她那有些强装的成熟

     

       不禁想到了“她”。

       奈布从未向莉迪亚隐瞒关于“她”的事情

       每每奈布提起她的时候,语气里都是股不知从何而来的笑意,平时的警戒心也在不经意间放了下来,偶尔甚至还会和莉迪亚开些没有恶意的玩笑,但莉迪亚很喜欢这时候的他。无论是跟莉迪亚提起“她”的笨手笨脚,抑或“她”身上闪耀着光之类的话,莉迪亚都会格外仔细地听进去。

       奈布嘴里的“她”虽然并不完美,但也是这份不完美,令“她”非常讨人喜欢。莉迪亚还知道了她叫艾米丽.黛儿,甚至还从奈布嘴里打听到了艾米丽是医生这种对莉迪亚而言的新鲜事。

       但奈布每每提到艾米丽,她却又感觉心有些揪痛。是为什么呢?她也不知道,她也不可能知道。这名为【爱】的感情,她怎么会知道呢?但她知道,奈布是喜欢艾米丽的,这就足够了,只要她还愿意听奈布跟自己说关于艾米丽的事情,他就会留在自己身边,这就足够了。

       小小的莉迪亚是这么想的。

       转眼间,莉迪亚已经过了普通学生上学的适龄期了,她的父母商量后决定将她送去格尔尼卡周围的一所贵族学校学习。莉迪亚本人没什么主见,便听了她父母的话 乖乖地去了那耗费昂贵的所谓的“贵族学校”。奈布并不赞成这件事,但没办法,他在这件事上没有任何发言权,最多只能劝说莉迪亚仔细想想。毕竟他不能过于干涉与他无关的事,这是他和“它”约好的,

    

       唯一的条件。

             

       很快,便到了要入学的日子,莉迪亚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小巧而又轻快的丽塔裙,最近伦敦很流行的  盘起的棕发上格外别了只蝴蝶结,这是莉迪亚最喜欢的蝴蝶结 奈布教她把不用了的废布料修剪制成的,为此她可没少让奈布伤脑筋。

   

       但,就连这蝴蝶结也是艾米丽教他做的。

       不得不说,自己还是跟艾米丽有不少差距的。莉迪亚有些自负地想到。但这并不影响她戴着这蝴蝶结去找奈布炫耀的好心情。奈布为此只是类似敷衍地夸了俩句 因为他知道,莉迪亚即使穿成这样也无法与同学和得来的。

       理由很简单,莉迪亚家世本不是富人家,但她父亲是位了不起的商业奇才,不过遗传基因是不会骗人的,莉迪亚的发色并不同于那些真正的贵族,他们的发色大多是耀眼的金色或是吸人眼球的火红。但莉迪亚的发色并不同于他们那般高贵,而是不起眼的酒红。为此,她总揪着自己的头发,对镜中的自己挤眉弄眼。而这一切都被在一旁不吱声的奈布收入眼中。他也已经可以遇测,莉迪亚进了那贵族学校之后该活的有多累了。

      

       可惜,他无权摆布她的人生。

       如他所料,莉迪亚进了那所谓的“贵族”学校后, 日子很是不好过。同学们逮着时间便嘲讽她那头酒红色的姳发。她甚至动了想剪了这碍眼的头发的念想,但每每都被奈布劝了下来。

       莉迪亚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也确实没做错什么。但奈布知道,这都是他的错,他有些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阻止莉迪亚来这破地方,每天都看着莉迪亚笑中带苦的笑脸 ,他就一阵不爽。

       这让他想到了艾米丽。

       艾米丽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笑着的 也正是份温柔,照耀着在荒地中原本绝望的人 并给予了他们本不配拥有的希望。

       就像天使一样。年轻的奈布深深地想到。

       但,战争总是会使人变化的。渐渐的,艾米丽的笑容开始变得苦涩,她甚至很少再笑了。

       直到【那天】

       “奈布,你在吗?”

      

       莉迪亚的呼喊将奈布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揉揉自己略酸的眼眶,想着莉迪亚反正也看不到自己,倒不如再睡一会……

       “奈布,我知道你在的”

   

       莉迪亚如大海般的双瞳在黑暗中闪着微光,她微笑地看向奈布坐的地方,仍是面带微笑。这微笑,看地他心中略有点发毛。

       不愧是我带大的家伙,直觉和我年轻的时候有得一拼。奈布暗想道,但他也知道,尽管自己现在外貌(别人看不到,但他自己看得到)与声音都是自己年轻时的,但他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真实年龄。

       “找我有事?”他故作轻松地回答道,但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里还带有颤意。

   

       “是这样的…奈布你以前当过雇佣兵?”

       “噢,你要知道这个做什么”他心里一惊,却没有将那份慌张表露出来。

       “没什么,只是——为未来作准备”

        “未来?”

        “只是我的自言自语罢了,你继续睡吧,虚幻体也会困的不是吗?”她迎着黑昼,一抿。没有再跟他说什么了。

                  

       奈布不知道的是,决心已在少女的心中埋下种子。

       至少,有他在的这段时间,莉迪亚的童年过的可不顺利。但现在不是了,要知道,现在她已经16岁了。若不是她各项科目较超过他人,不然谁知道她现在还会如何呢?她不敢想象。

       但值得奈布松口气的是,他没有改变她的未来。

              

       至少现在没有。

                  

       伴随着初雪,脆弱的生命也将伴着寒风逝去。

  莉迪亚的母亲本就体弱多病,加上今年的大雪,她究是没能挺过去。

       雪花儿轻轻坠在少女发稍上,欲渐凋融。她流下的泪水吧嗒吧嗒地滴在母亲冰冷的遗体上,她的周围满是亲朋好友,大家多是安慰这位没了母亲的可怜还是,但大家没有发现的是——

       她的父亲没有来参加这场葬礼。

       她开始意识到父亲的不存在,并开始号召所有人都去寻找他。而那始终站在她身旁的透明人不自在地皱了皱眉。但他始终没有说什么。

       很快,她的父亲就被找到了。

       他悬在一棵老树上,积雪覆在他身上,一层又一层 。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早已没了气息。

       这次,她没有哭出来。

       这便是他没插手此事的结果。

   

       她面无表情地结束了这一切,将父母一并安葬下土,送走了想接走她的亲戚,独自接手那笔不小的遗产。

       但他知道,她不是真心想这样。

                     
  
       但她不知道。

       她是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更希望这场梦能快快结束。这样她又能看见母亲那温暖的笑脸,父亲的关怀,还有【他】的夸耀。

       可惜,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她回到家后,将自己的房门轻轻待上,放肆地哭了出来。无论是这几年的压力,还是父母亲的离去,都在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分了出去,眼泪掉了一串又一串,即使眼睛已经又红又肿,她也还是哭着。

       因为她除了哭,别无他法。

       奈布站在一旁,想安慰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仅有的几句善言,也立即被高昂悲愤的哭喊声盖了过去。他只好在一旁看着她,看着她哭,看着她喊,她却无法帮助她。

  

       少女,已成长成人。

       

       严寒之后的万物复苏,比想象的来的要早。

       新一届的招兵旗号热烈地打响了自己的招牌,是个人都知道,政府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比如————燃烧战争之火。

       望着幕府的人们为了这茬事忙来忙去,奈布不禁啧了又啧。他不屑政府的政治阴谋,毕竟现在的英国连个具体的首相都还未确定,更别谈战争,政府搞这一套俩套的无非就是拿人命当棋子玩,要是原来的他换成现在的他,他可不愿为了那几个烂铜板参加这个送命的玩意。但他毕竟在那里遇见了她,他(自认为)命中注定的爱人。

           

       You are so easy to find 

       (你可真好找)

             

               

       “奈布,我参了兵”眼下,莉迪亚小姐已经出落成漂亮的女人了,她的举止,言行都溢着上等人特有的气息,她就像一朵兰花,独自迎放在凛凛寒风中,独自摇摆,并享受其中。

       就像她这样的娇娇小姐怎么参得了兵!?

                         

                

       “不可能”果然,被他一口否决。

              

       “奈布,听着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她争辩道

       “嘿,想想你现在的黄金年龄跑去当兵,出来了之后可怎么办?”他噗笑道。

       “我自己有打算!而且你不也在我身边  么?”她甚至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这番话有多么引人发笑。

       “噢,那要是你去参了兵我就离开你的话,你还去吗?”他略带威胁道。

       “哈?我可不敢想象”她正色道。

       “那你乘着现在好好想一下吧,你那不切实际的梦和我,哪个重要?”

       “我是不会放弃的……这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她咬了咬嘴唇,因为贫血而有些苍白的唇硬是被她咬出了润色。

       他没有再给予她回复。

       她如愿参了兵,用真名是没办法办手续的,毕竟她好歹也算是个贵族,但单看外貌不看名字的话,她相信是不会有人随意怀疑她的。

       她叫自己“艾米丽.黛尔”

                   

       她被所有人称为战场天使

      为任何【?】人带来希望

   

       但她知道

       自己从不是个出色的医生

       从她决心成为战地医生之后,他(he)的声音,再也没有听过了,或许,说到底,这只是她的胡思乱想,她深深地祈祷着。

                   
       阳光洒在她的发稍上,军营暂时休息一阵子,她便负责几位患者来缓解军队的整体负担。她微笑着坐在草地上,看着一本很老旧,卷面甚至有些发黄的书籍。

                           

       但她不知道
      
       就在不远处的伤者休息室,一位绿瞳的栗发少年,正盯着她。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少年的脸上久违地 出现了微笑。

       Meet。

       【end】